• 菜鸟网络诉拼多多不正当竞争案,赢了官司却输了人心

    发布日期:2024-05-18 20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72

    (原标题:菜鸟网络诉拼多多不正当竞争案,赢了官司却输了人心)

    编辑 | 虞尔湖

    出品 | 潮起网「于见专栏」

    4月24日,多家媒体报道称,浙江省高院对菜鸟网络诉拼多多不正当竞争案作出终审判决,驳回拼多多上诉,维持一审法院判决,并赔偿菜鸟网络经济损失及及合理维权费用500万元。

    虽然此案以菜鸟胜诉、拼多多赔偿的方式告一段落,但是二者对簿公堂所折射出来的问题,却并没有因此消失。而且,因为菜鸟网络一家独大而被指“垄断”的行业格局,也势必让各大电商巨头之间的矛盾与罅隙,进一步加深。

    实际上,虽然拼多多目前在电商赛道,风头早已盖过了阿里巴巴。但是在抢占快递包裹终端分发资源方面,拼多多相比背靠阿里巴巴的菜鸟网络,一直处于相对弱势地位。

    而且,此次拼多多败诉也足以说明,在菜鸟网络如“蚂蚁搬家”一般的网点数量压制下,拼多多也没有因为无奈而采取各种在网友看来,十分合理的自救模式,而在法律面前,有任何优待。

    不过,这次官司结论出来后,更多舆论的声音,却一边倒地站在了拼多多这一端。甚至有观点认为,菜鸟网络,虽然赢了官司却输了人心,而拼多多虽然输了官司,却依然不乏支持者。

    “收取件”之争被指垄断,菜鸟并不无辜

    回顾菜鸟网络与拼多多你来我往的法律纠纷,其实是源于二者的业务之争。而该事件的导火索,是菜鸟在快递收取件业务上,对第三方平台的排他性竞争。

    实际上,早在2022年初,就有很多网友通过APP应用市场、社交媒体等平台表示,菜鸟网络疑似在排挤“拼多多”,自己在拼多多购物的快递包裹,不仅无法通过菜鸟驿站配送,甚至在菜鸟APP上,无法查询到拼多多的快递。

    而在此之前,也有多家媒体报道,菜鸟驿站只送淘宝天猫件,拼多多的快递则只能由消费者自取。此举也被媒体解读为,菜鸟驿站明显针对拼多多。而在快递收取件方面差别对待,涉嫌恶性竞争。

    诚然,早年成立的菜鸟网络,是基于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体系,在业务范围方面,有自主权。但是,从消费者与物流快递市场发展的角度来看,如此针对拼多多,未免过于霸道、甚至有些无理。

    一方面,从菜鸟驿站站长的角度,收发包括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快递包裹,有利于增加其收入,对于创业者而言,附带做一些与淘系包裹收发无关的业务来增加收入,无可厚非。

    另一方面,从消费者角度来看,菜鸟驿站覆盖其他电商平台的快递包裹收发业务,也能提升其他电商平台消费者、快递公司的购物体验,原本也是对多方有利的一件好事。

    但是到了菜鸟网络那里,拼多多非常无奈地采用各种方式渗透到菜鸟驿站的包裹分发体系,却成了“不正当竞争”,甚至还被诉诸法庭,最终还败诉赔款,这也难怪网友为拼多多鸣不平。

    因此,彼时拼多多,只能在多多买菜的门店端开通快递代收系统服务,以解决消费者无法查询包裹,无处“收发”快递的问题。

    与此同时,拼多多为了提升消费者在拼多多的购物体验,也通过多多买菜APP,对团长端的软件进行升级,从而让消费者及时查看快递进度并提供快递代收寄服务,并让消费者在提菜的时候,也可以顺便取包裹。

    不过,拼多多在快递收发方面的“花样自救”,并没有让其与菜鸟网络相安无事。相反,菜鸟网络对拼多多通过软件来提升服务效率、服务体验的操作,进行了“毁灭式”打击。

    彼时,据媒体报道,一位河南的菜鸟驿站老板透露,多多买菜工作人员来店里宣传后,次日他登录菜鸟驿站掌柜系统,便弹出了一个视频学习界面,看完才能登录。视频内容提及多多买菜若是在驿站入库,被发现后将永久清退,不允许驿站老板再加入菜鸟驿站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菜鸟网络对此并非只是虚张声势,而是雷厉风行马上开始执行。当时,一则在快递和电商行业间疯传的“清退通知”则称,因为山东临沂某菜鸟驿站“使用双系统操作包裹出入库”,被“立即清退,永不合作;立即取消驿站备案资质;同一合作主体关联的账户一年内无法再次入驻菜鸟驿站”。

    实际上,此前关于菜鸟及阿里系的二选一,媒体的报道并不少见。甚至连美团优选等非淘系的社区团购业务,也在菜鸟网络的“打击范围”。而网友对此怨声载道,也并非一朝一夕。

    例如,曾有网友截图吐槽,在快递配送单上明确备注了包裹不要放到驿站,但是驿站还是被强行“签收”,放到了驿站。因此,一时之间,关于阿里巴巴“仗势欺人”、“涉嫌垄断”的吐槽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而对于在淘系以外平台购物,包裹“无处安放”的消费者而言,菜鸟网络更是成为了为其他平台包裹分发不畅的“背锅侠”、成为网友“人人喊打”的对象。

    站长收入微薄、生存艰难,寻求增收路径何罪之有?

    众所周知,很多打工人都会因为薪资不高、生活窘迫,而不得不去寻找兼职。而对于经营菜鸟驿站的创业者来说,虽然自己看起来是在“开店创业”,但是实际上其收入并不算高,甚至起早贪黑,也比不上一二线薪资略高的打工人。

    据观察,在知乎、脉脉等社交媒体上,一些吐槽驿站经营太难,号称自己艰难度日、勉强维持生计的站长,也是不计其数。

    例如,此前就有媒体报道称,菜鸟驿站的老板每天忙碌10几个小时,但全部支出减掉之后,一天两百块的收入可能都没有。

    也有自称是菜鸟驿站老板的网友,在网上分享总结了一家经营良好的驿站的收入情况,引发了很多从业者的共鸣:“一家驿站的净收益=毛利润-房租-人工-水电费税务等杂费,如果只靠收发快递,收入仅仅只有3000元左右,而不赚钱的菜鸟驿站,也是大把大把地存在!”

    但是即便如此,创业者想要入局开一个菜鸟驿站,却有着极高的门槛。正如网友调侃,既然菜鸟驿站并不赚钱,为何最后经营不下去了,转让费还动辄10来万?答案其实很简单,因为在很多创业者眼中,一个靠谱的创业项目并不好找,而背靠阿里的菜鸟网络,毕竟名声在外,因此免不了有一些创业者跃跃欲试。

    对于菜鸟驿站不赚钱,有一些业内人士建议,菜鸟驿站的创业者,或许应该脑袋更灵活一些,甚至像打工人一样,寻找一些类似“兼职”的其他收入来源。

    图源:某社交媒体网友精确计算驿站站长的实际收入,并推荐了若干增收途径

    除此以外,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表示,自己周围的亲戚、朋友开菜鸟驿站,最后关门赔钱的案例,也不在少数。而且大多数网友最后得出的结论,都出奇的一致,就是菜鸟驿站是一个看起来很赚钱,实际只能赚个辛苦钱,甚至赔个底朝天的行当,有的网友甚至对试图开驿站的网友,直截了当地“劝退”。

    图源:知乎

    只是,菜鸟网络的一些“霸王规定”,却让菜鸟驿站的站长不得不断掉做“社区团购团长”,在菜鸟驿站做其他“兼职”的念想。这对于本来更为自由的创业者而言,是何其的受限?

    因此,也有网友调侃,如果菜鸟驿站开成这样,在打工人面前,这些驿站“老板”将情何以堪?

    拼多多反超阿里巴巴,阿里输在哪?

    当拼多多市值超过阿里巴巴后,在互联网上,就有网友抛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:是马云的傲慢成就了拼多多的成功吗?

    放在过去,很多人会误以为,凭借阿里巴巴、京东长年以来在电商赛道的垄断地位,其他电商平台基本没有崛起的可能。但是事实证明,拼多多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快速崛起,甚至在GMV、营收等核心业绩指标的增速方面,高到了连阿里都觉得后怕的程度。

    那么,这是为什么呢?据观察,这一方面或许是因为,互联网时代在变化,消费者的需求也在“与时俱进”,而阿里巴巴基于电商生态的服务模式,已经有些不合时宜。

    另一方面,这或许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变革,让新的平台模式逐渐取代了原有的传统电商模式。以拼多多为例,如果说拼多多的崛起,威胁到阿里巴巴的垄断地位只是个案,甚至只是靠运气。那么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直播电商平台的逆袭,也足以证明,阿里巴巴过去一家独大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返。

    与此同时,这也意味着,时代趋势一旦来临,就如同纸包不住火,即使是阿里巴巴“动用”其垄断地位拼命压制,恐怕也无济于事。

    尤其是近年以来,在国家反垄断的大旗之下,过去要求供应商、合作伙伴二选一的霸王条款,已经不再奏效。而互联网平台走向合作共赢,同样是大势所趋。

    实际上,早在2017年3月,高端物流企业顺丰就挑战过菜鸟网络的权威。彼时,菜鸟要求所有快递柜信息的触发必须通过菜鸟裹裹,取件码信息无条件给到菜鸟,顺丰旗下的丰巢,也需要返回所有包裹信息给菜鸟(包括非淘系订单)。

    不过,谁料在阿里巴巴的“淫威”之下,顺丰却拒不“就范”。最终在菜鸟网络封杀了顺丰的物流数据接口后,国家邮政局才出面,双方也早已握手言和。

    除了在商场角逐中,阿里巴巴并不是“常胜将军”外,在司法面前,阿里巴巴也并没有因为其垄断地位,而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  例如,2023年12月30日,京东起诉阿里“二选一”的官司经过漫长的诉讼后,法院宣判阿里败诉,京东获赔10个亿。一时之间,无数网友认为,这是法律与正义共同带来的公正审判,并对这种判决结果拍手称快。

    由此可见,广大网友对阿里巴巴一直以来的“霸道”,早已心知肚明。而对于京东、阿里之间的竞争关系变化,也有知乎网友一针见血。

    图源:知乎高赞回答截图,作者:Atacama

    例如,有网友表示,阿里巴巴彼时没有准备再次上诉,或许归因于市场竞争的矛头,早已不是供给端的“二选一”,而是消费者端的消费需求升级、商品性价比。

    因此,行业优势的天平,这一次无情等倒向了拼多多。由此可见,阿里巴巴此次看似赢了官司,实则依然在丢掉“民心”,甚至丢掉正在被拼多多一步步蚕食的市场。而此时此刻,阿里巴巴死守在其看起来“寸土必争”的菜鸟驿站等终端资源,恐怕也并非拿走阿里巴巴增长焦虑的解药。

    结语

    尽管过去几年物流快递、包裹收发等赛道的竞争一片混乱,各种恶性竞争的形式也不断升级。

    但是自2024年3月开始,新修订的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》已正式施行,官方对无序竞争的快递市场进行了干预,并将把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选择权交给了用户。而在新规出台后,消费者要求快递必须送货上门,也合情合理。而在这样的行业大势之下,菜鸟驿站也变得越来越像“鸡肋”。

    于是,阿里巴巴最不希望看到的现象出现了。那就是大量菜鸟驿站被清退,很多驿站老板不得不“含恨”转让驿站,匆匆离场。

    至此,菜鸟网络的命运也开始出现转折点。正如阿里巴巴董事长蔡崇信回应菜鸟网络撤回上市申请时所言:当前市场环境低迷,流动性不足,短期内强行推动资本市场动作毫无意义。

    此时时刻,阿里巴巴与拼多多的命运,也极具戏剧性。虽然在这场官司中,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看似占了上风。但是,在公司业务发展方面,拼多多早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,而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,甚至连死守大本营的资格,也在逐渐丧失殆尽。

    短短几年时间,电商行业以及与之唇亡齿寒的物流快递行业、终端配送赛道早已物是人非,呈现的也是另一番风景,不得不令人唏嘘感叹。